•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民建會員、著名金石書畫家曹立庵為毛主席制印背后的故事

    信息來源:民建武漢市委   發布時間:2020-12-10   瀏覽次數:4323

    1945年8月28日下午,一架軍用飛機停在了重慶九龍坡機場,一位身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首先走出了機艙門,他就是毛澤東,他身后跟著戰友周恩來等人。

    這件事在山城百姓看來,確實是件大事,沒想到共產黨人真的有這么大的膽量,敢冒險來和談。而在蔣校長看來,這件事不只關乎他的未來何去何從,還關系到他的臉面問題,所以對這件事他不敢怠慢。與他相比,毛澤東倒是顯得沉著很多,他甚至找時間去看了一些老朋友。

    9月6日,他專門看望了當年在長沙結識的書法老師孫俍工。寒暄了好一陣子,孫俍工自然問起毛澤東書法上可有長進,毛澤東早有準備,拿出一張小紙卷,謙虛地表示:“俚詞一首,自己涂鴉,送與先生”。孫俍工打開這幅紙卷,幾行蒼勁的毛筆字出現在眼前,這哪里是涂鴉。再仔細看這首“俚詞”,他就更坐不住了,卷上寫著的正是《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孫先生不只是書法高手,還是一個文學家和翻譯家,拿著這副書卷,他看了又看,如果這樣的詞都叫隨便寫寫的“俚詞”,那眼下的文壇哪里還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最后一向溫文爾雅的他,還是忍不住連用了兩個感嘆詞:

    好!好!仿古而不泥于古!盡得古人神髓,而又能以己意出之,非基礎厚實者莫能如此。

    拜訪完孫俍工,毛澤東又見了柳亞子。雖然剛到重慶時,毛澤東就在重慶桂園寓所宴請了一批文化人,其中也包括了柳亞子,當時柳亞子還專門寫了一首七律送給他。但那時畢竟人多,這對闊別多年的好友也沒機會說太多體己話,所以這次毛澤東干脆來到柳的寓所看他。

    柳亞子比毛澤東大6歲,他們于1926年相識于廣州時。那時候,兩人都一樣愛好文學。時隔近20年再相見,兩人都已是飽經滄桑的中年人。他們眼中仍有少年時的志氣,不同的是柳亞子成了文化名人,而毛澤東則肩負起了歷史賦予他的重擔。

    對于毛澤東的到來,柳亞子很開心,烽火歲月里,多少同學少年一分開就是永別,他們還能相聚在重慶,是何等幸事!

    當然開心之余,柳亞子還是想著他那還沒出版的書。這些年在重慶,他沒少聽到身邊人說毛澤東等共產黨人都是些“莽夫”,這讓他聽得很氣憤。他知道毛澤東的詩詞造詣,相識時他就見識過,但他也明白解釋是沒用的,所以打算直接把毛澤東的詩收錄到自己的詩集《民國詩選》中,讓事實來堵上他們的嘴!柳亞子當時考慮收錄的是毛澤東的《長征·七律》: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

    這首七律是很有水平的,柳亞子當時想的是,用這首詩其實就夠了,已經能證明毛澤東的實力了。于是他就讓毛澤東回去把這首詩書寫一份給自己,并署好名,蓋好印章,到時候他直接印到書稿上。之所以要這么麻煩,原因我們也能想得到,沒有題款、署名,就是沒有說服力的!

    可惜,君子往往是不能理解為何總有那么多人會以小人之心度其之腹的,所以當時毛澤東應該沒有領會到這一層意思,所以數天后他給柳亞子寄的作品還是沒有加個人印章。后來毛澤東解釋稱,他這次來重慶沒有帶印章。而當柳亞子收到寄來的詞那一刻,他暫時也沒空想這些,因為他收到的不是《長征·七律》,而是《沁園春·雪》。和手書詞作一起送來的,還有一封信,信中寫道:“初到陜北看見大雪時,填過一首詞,似與先生詩格略近,錄呈審正?!泵珴蓶|一貫謙虛,但在柳亞子看來,他這次的謙虛完全過度了,他用“高如蘇猶未能抗耳”評價此詞,說水平已經能與蘇軾媲美。

    后來他了解到,這首詞其實9年前就已經寫好了,但當時毛澤東正在抗日前線,處在民族危亡之際,他無心也無暇把這首詞拿來贈友。此次贈給柳亞子等人,是因為久別重逢,這是他送給他們的“禮物”。

    柳亞子馬上找到了當時有名的篆刻家曹立庵,請他為毛澤東刻印章。曹立庵,1921年8月11日(農歷七月初八)出生于湖北武昌,名晉,學名為美植,號九公,又署十萬印樓主人,藝名立庵。1950年擔任武昌祥泰皂廠廠長,1952年任武昌區工商聯執行委員,1957年調任民建武昌區委副主任,曾任民建武昌區第一、二屆工委會副主委、民建武昌區委會第一屆副主委,歷任武昌區政協副秘書長、副主席等職。

    當時為什么非要找曹立庵???因為在文化人看來,名詞一定要配名印,一般的印如何能配得上這么牛的詞,這是文化人的講究。而且曹先生當時雖然年紀不大,卻已有“十萬印樓主”之稱,他刻的印章有威信。

    但說實話,柳亞子當時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答應,雖然二人頗有點兒私交,但當時重慶屬國統區,曹立庵為毛澤東刻印是極有風險的事。而且,曹先生顯然也不是缺錢的人,他沒有必要為此犯險。果然,曹先生的很多親友們都讓他不要多管閑事。

    但曹立庵是個有血性的年輕人,他說:“我人雖是肉長的,刻刀卻是鐵鑄的,何懼有之!” 于是他親自為毛澤東刻了兩方印章,一為白文“毛澤東印”,一為朱文“潤之”。拿到印章,柳亞子趕緊在毛澤東的詞卷上題印。后來,這兩方印也轉送給了毛澤東。

    當時毛主席對這位青年金石家的作品甚為喜愛,欣然鈐印在這首詞上,一時傳為美談。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