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堅定不移跟黨走 盡心竭力為四化——懷念工商界知名人士王際清

    信息來源:江海清   發布時間:2022-03-21   瀏覽次數:1682

    武漢市工商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從1945年至1994年半個世紀的時間里,一直在工商界工作。他擁護共產黨的領導,熱愛社會主義祖國,滿腔熱忱地為鞏固和發展愛國統一戰線、堅持完善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他就是王際清同志,人們習慣尊稱他為“際老”。

    王際清,學名振為,號濟清。后來他覺得“濟”與“清”字聯在一起,有濟清朝的封建意識,便改為際清。際老1907年7月29日出生于湖北省沔陽縣下查埠。他在學校讀書和機關工作用學名振為,后來轉到工商界便用名際清。他先在鄉間私塾讀書,1926年畢業于北京內務部警官學校。歷任國民革命軍第八軍兼北伐前敵總指揮部、第十九軍司令部經理處處員。后離開軍隊,1930年進入商界,在上海振興號任會計。1932年回漢口,先后任民生紗廠、福太軍服號業務主任,1939年7月任川陜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會計主任??箲饎倮?,回到漢口任大通渝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漢口協昌錢莊總經理、漢口市商會常務理事兼棉花販運同業公會理事長等職。

    黎明前堅持斗爭

    漢口市商會,是商界人士的組織,解放前一直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重重壓迫和排斥。在解放戰爭節節勝利,南下大軍迫近武漢之際,國民黨更加變本加厲,采取各種手段巧取豪奪。在經濟上對工商界人士進行搜刮,在政治上進行迫害。同時還散布謠言,造成人心浮動、惶惶不安。工商界少數上層人士紛紛離漢去港,或去其他地方,情況相當混亂。對此,王際清感到苦悶、茫然,前途莫測。這時中共地下組織派人同他聯系,向他講述全國即將解放的形勢和黨的工商政策。要他利用在商界的地位和影響,以及商會這一合法組織,為人民解放事業做些工作。這使王際清感到這是黨組織對他最大的信任。他如同在黑夜中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心情非常激動,當即表示竭力做好工作,決不辜負黨的期望。

    王際清同當時漢口商會理事長賀衡夫交誼較深,因此便請賀衡夫出面,在他家里請客,邀請了省、市知名人士李書城、張難先、晏勛甫(時任漢口市市長)、艾毓英(時任省參議會副議長)等,還有工商界代表人士陳經畬、華煜卿、趙忍安、王一鳴、趙厚甫等共50余人。經商議,決定成立“武漢市民臨時救濟委員會”,一方面同國民黨展開反拆遷、反破壞斗爭,防止國民黨撤退時進行破壞活動;另一方面籌備現金,分散保存,以備急時“送瘟神”之用。與此同時,在工商界進行宣傳活動,安定人心,迎接解放。

    當時棉花業有些大戶輕信謠言準備出走。如棉花業會員楊鼎志去香港前,在岳飛街味腴酒樓大請其客,在同業中震動很大。王際清認為自己是棉花同業公會理事長,對此事不能坐視無睹,任其發展。他便與常務理事秦育之、林厚周、彭華庭等商量應對方法。決定租下鄱陽街咸安坊8號全棟房屋,作為棉花同業公會的俱樂部。每天晚上同業人士來此聚會,表面上裝做打麻將、談業務,實際是搞串連、談形勢,借機宣傳中共的工商政策,勸慰同業人士安心經營,等待解放。經做工作后,原來準備出走的黃少山、彭華庭等決心不走了,同時還穩定了其他大、中戶。當時棉花同業公會俱樂部的活動也引起了國民黨特務的注意。由于王際清膽大心細,每次都化險為夷。一次,漢口稽查處來人找麻煩,聲言要帶人、要罰款,并準備將麻將拿走。王際清即時打電話給警察局長任建鵬后,他們才悻悻離去,以后俱樂部的活動照常進行。當解放大軍逼近武漢外圍時,“華中剿總”為了搜刮錢財逃命,便搞什么“戰亂捐”“城防捐”等,向工商界強行勒索。棉花業是大行業,派捐數字很大,他們多次來人催收,甚至派兵持槍恫嚇。王際清堅持虛與委蛇、敷衍應付、拖延時間。同業中還有人為他擔心,勸他先多少交一點,以免吃虧。王說:“他們是無底洞,打得一拳去,免得百拳來,雖然擔點風險,但為公眾做點有益的事,心里感到舒坦?!?/p>

    王際清與當時國民黨武漢警備代理司令鄔浩曾有過較深的交誼,鄔原準備去臺灣,經王向他做工作后,決定不走了。后通過鄔,做了幾件有益于人民的事。一天下午,鄔打電話給王,說晚上要查戶口,王當即轉達,使地下黨有關同志事先有了準備,得以安全轉移;又如一紗廠總經理程子菊、副總經理魯壽安去了香港,只留下該廠副總經理李貢庭在漢。中共地下黨員宋洛和華煜卿到王際清家對王說:“第一紗廠的事,希望你多關心、多出力?!蓖醺吲d地接受了任務,此后便有意識地插手過問一紗廠的事,李貢庭和該廠工會主席黃三毛也常到王家走動。李愛好鴉片煙,王便準備該物招待他,以便了解情況。一天一紗廠的少數人將魯壽安的哥哥魯履安綁走,逼他打開廠門,企圖破壞機器設備。王際清知道后,急用電話告知鄔浩,鄔派了一連兵,到該廠制止并驅散鬧事者,放出魯履安,保全了紗廠設備。武漢解放的前一天,國民黨撤退部隊開始對車輛廠進行破壞,已聽到爆炸聲,這時王際清正在鄔浩家中,王要鄔立即電令制止。保全了車輛廠的車輛和設備。

    王際清利用其身份和工作關系,廣泛接觸社會,經常與省、市各界著名人士有交往,特別和一些進步人士往來密切,因此受到國民黨特務的監視。1949年5月8日下午,王際清正接賀衡夫打來的電話,還沒有講上幾句話,突然闖進兩個不速之客,用手槍對著王,王即將電話掛了,來人便追問電話是誰打來的?說話間,電話鈴又響了,來人便搶著接電話,賀聽出口音不對,有所警覺,放下電話便離家暫避。接著又擁進來10余名暴徒,叫嚷王際清私通共產黨,販賣鴉片煙。逼迫王妻傅文冰拿出鑰匙,暴徒們翻箱倒柜沒有找到什么東西,又挖地板、拆墻壁,還到屋頂翻瓦檢查,折騰大半天,一無所獲。他們便將王際清帶上巡邏車,車上站著十余名槍兵監視。車到賀衡夫家,暴徒翻進圍墻叫門,這時賀已出走,賀之長子賀芥遜聽到叫門聲知情不妙,便翻墻到隔壁暫避,把腿摔傷,倉促中誤將電燈打開,暴徒知家中有人,逼著開門,一擁而入,就逼問賀之長媳,用竹筷子夾著她的手指嚴刑拷問,最后見問不出什么,便搶了一些東西而去。他們把王際清押到蔡鍔路稽查處二樓一間空房內。王上樓時,見沿途地上都坐著被綁架來的無辜受害者。第二天接受傳訊時,王在樓梯上遇見了被綁架來的漢劇藝術家陳伯華,還有裕華紗廠業務負責人周新民等。張難先聞訊后非常氣憤,親自到“華中剿總”向白崇禧提出抗議,并以手杖擊地厲聲責問:“要組織維持治安會是你們,今天抓人又是你們,你們究竟是何居心?你要負責把這些好人放回,并嚴令所屬不得再胡作非為?!卑壮珈鸱Q對此事毫無所聞,答應今后注意。后來王妻傅文冰又找人說情,才放王際清回家。但國民黨特務并未就此罷休,竟縱令某工兵營營部強行進駐王際清家,將其全家老小趕走,使他們有家不能歸。這一卑劣伎倆在武漢工商界引起很大震動,鬧得人人自危,有的人只得暫時隱避。但王際清并未因此被嚇倒,他一如既往地堅持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各項斗爭。

    解放大軍兵臨武漢城下時,白崇禧倉皇逃竄。武漢守備司令魯道源和保警總隊胡武等,又借機敲詐勒索,揚言要對武漢城市建設和交通進行破壞。中共武漢地下市委為了保障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一方面組織工人護廠護店;另一方面動員工商界采取應變措施。王際清積極參與商會籌集錢款等活動。由市工、商兩會負責人于5月11日至15日之間,分別送給武漢守備司令部、保警總隊、武漢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市警察局等單位3萬余銀元、大米187擔、面粉1175袋,由于這些“瘟神”得到了安撫,武漢未遭到大的破壞,安然度過了真空期,迎來了解放的新時代。

    解放后努力工作

    1949年5月1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武漢人民敲鑼打鼓、鞭炮齊鳴的熱烈歡迎中,雄赳赳地進入武漢。武漢解放了!全市人民歡呼雀躍。王際清全家也高興地遷回來了,掛上紅旗,燃放鞭炮,歡慶解放,也歡慶一家團圓。中共武漢市委的宋洛和史林峰同志也來到王際清家,代表中南統戰部張執一部長向他表示慰問。并囑咐說:“今后改由史林峰同志聯系?!边@使王感到無比的溫暖和光榮。王緊緊握住宋、史兩位同志的手說:“我一定好好工作,決不辜負黨的期望?!睆拇送蹼H清在黨的領導下,努力工作。

    解放不久,王際清參加了武漢市工商業聯合會的籌備工作。1952年11月28日,武漢市工商業聯合會正式成立。陳經畬任主任委員,王際清被選為副主任委員。他工作努力,協助政府穩定物價,完成國家稅收,推動工商業者恢復和發展生產、經營,參加城鄉物資交流,重估企業財產,促進企業改造,迎接公私合營等。黨對工商業的政策是:“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城鄉互助、內外交流?!碑敃r還號召工商業者建立新的企業,作為工商聯負責人,既要做好宣傳動員工作,還要自己起帶頭作用。當時王際清帶頭組織了大新公司,張吟秋組織了新民公司,林厚周組織了大眾公司,姜惠庵新開了合昌食品店等等。在消除群眾疑慮,發展生產方面,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武漢過去是消費城市、轉運碼頭。解放后,黨號召商業(特別是批發商)轉向工業。當時棉花業資金較多,王際清兼任棉花棉紗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感到責無旁貸。于是組織大會小會和分頭聯系等辦法,深入細致地做動員工作,要求會員以實際行動響應黨的號召,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如棉花業會員黃少山、林厚周、高干卿、毛炎松等開辦了開明油廠,秦育之、何祥林、魯文禮等開設了新亞造紙廠,答容川、答列卿、朱復再、楊懋卿等開設了久安制藥廠,萬華卿、袁伯先等開設了群益造紙廠等。而且還帶動了棉布業徐雪軒轉到武漢制線廠、糖果海味業的姚茂青轉到武漢火柴廠、五金業的胡秉璋轉到武漢油氈廠、錢莊業的曹國鈞轉到聯華螺釘拉絲廠。還帶動其他行業如中藥業轉向中聯制藥廠、健民制藥廠,也有的轉到建成制繩廠、一中毛巾廠、武漢帆布廠、紅星搪瓷廠等。這些商業轉向工業,為武漢由消費城市走向工業城市貢獻了一份力量。

    通過以上商業轉工業,對武漢市經濟結構的轉變起了較好的作用。但武漢市有些商業企業錢少人多,自己轉工業能力不夠。想同別人聯合,又怕不受歡迎。資方和職工都惶惶不安。黨又領導組織建業投資公司,華煜卿任總經理,王際清任副總經理,經過短暫的努力工作,把這些商業資金和職工全部吸收進來轉到工業。建業投資公司給武漢化工原料廠投資20萬、給江漢印刷廠投資5萬,增加了設備,發展了生產,安排了吸收進來的資方和職工。投資公司又向武漢10家面粉廠投資5萬元,并有王一鳴、趙厚甫、陳泉記等投資2.2萬元,把搖搖欲墜的10家廠聯合起來組織建新公司。王際清兼該公司經理,鄭耀卿、羅寶山任副經理,他們同心協力,使該公司扭虧為盈,對武漢的面粉供應起了作用。以后又代糧食局加工面粉,創造“八一”面粉的新成績,做到公私兩利,受到市糧食局的表揚。

    抗美援朝時,武漢工商界愛國情殷。1950年11月在市工商聯(籌)的擴大會議上,通過了“十大決議”的工商界愛國公約。同年12月,為慶祝平壤解放,組織了8萬人參加游行。1951年3月,為反對美國重新武裝日本,組織有10萬人參加游行,市工商聯籌委會主委賀衡夫任總領隊,王際清任總指揮,游行隊伍聲勢浩大,秩序井然,表現了武漢工商界高漲的愛國熱情。

    王際清還把在武漢大學讀書的小兒子王亞民送去參加抗美援朝,并在大智門車站送志愿軍的大會上代表志愿軍家屬講話。1951年下半年,響應抗美援朝總會的號召,武漢工商聯(籌)積極開展捐獻飛機大炮的活動。王際清任捐獻辦公室主任,他夜以繼日地開展宣傳推動工作,武漢工商界共捐獻舊幣611億元,折合戰斗機44架(超額14架)。這在全國各大城市引起強烈反響,并起了推動作用。在武漢各界人民紀念志愿軍赴朝作戰一周年廣播大會上,中共市委宣傳部部長李爾重對工商界的愛國熱忱大加褒獎。

    在支援國家經濟建設中,武漢工商界購買了折實公債389萬份,王當時是工商界的負責人。在開始認購時,不少人想到國民黨發行公債很少兌現,以致認購不踴躍。經過反復宣傳中國共產黨是為人民服務的、說話是算數的,不能同國民黨相比等情況;加上學習討論,提高認識,終于完成了任務。1954年,武漢遭遇特大洪水,市工商聯曾組織防汛器材供應。下半年開展捐獻寒衣活動,當時捐獻寒衣辦公室主任是華煜卿,工作幾天后,華突發高血壓住進了醫院,改由王際清繼任。王認為救災如救火,要搶時間,便搬到工商聯住下,并請各區工商聯主委也搬到工商聯住,不分日夜地努力工作。結果在很短時間內,工商界超額捐獻寒衣27萬余件,其中還有不少貴重的皮衣,得到黨和政府表揚。

    堅定不移跟黨走

    1955年10月29日,毛主席在懷仁堂邀請出席全國工商聯第一屆執行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的委員、民建中央委員和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負責人,座談關于如何更適當地進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問題。在會上,毛主席就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遠景,和平改造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方針,以及對生產資料采用贖買政策等作了重要闡釋。并語重心長地說:“工商業者要認清社會發展規律,掌握自己的命運,不怕共產,把個人前途和國家前途結合起來?!睍?,全國工商界掀起了接受社會主義改造的熱潮。工商界人士不約而同地表示:“聽毛主席的話,跟共產黨走,走社會主義道路!”這便是“聽、跟、走”三字箴言的形成。

    1956年1月10日,北京市資本主義工商業率先實行了全行業公私合營。這時武漢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也已進入高潮。各行各業爭先恐后地徹夜開會,趕辦申請手續。并于1月18日全部得到政府的批準。1月22日,雖然空中飄著雪花,朔風陣陣,但人們心頭卻是滾燙燙的。武漢市各界人士15萬人在漢口、武昌兩地舉行了“武漢市社會主義改造勝利慶祝大會”和游行。工商業者和家屬穿著節日盛裝,敲鑼打鼓,載歌載舞,列隊行進。市工商聯的負責人代表全市工商業者,手持紅彤彤的申請全行業公私合營的喜報送到主席臺,向省、市委領導報喜,宋侃夫市長代表省、市委接受喜報。并朗聲宣布:“武漢市已經提前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社會主義改造任務,開始成為一座光榮的社會主義城市!”會后舉行慶祝游行。王際清是市工商聯副主委,又是市民建常委,并兼任市民建和工商聯組織委員會主任委員。所以在這一工作中更是積極投入。在黨的領導下,組織全部力量投入到這一熱潮中,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就完成了2714戶申請公私合營的定資、定息工作。又在6000余名在職私方人員中,協助政府安排了2147人走上新的工作崗位和擔任各級領導職務。黨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與和平贖買政策,在武漢市全面得到貫徹。

    “文化大革命”中,武漢工商界和全國一樣經受了嚴峻的考驗,但沒有動搖工商界人士堅定不移跟黨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念。王際清受到沖擊后,曾憤慨地說:“在十年動亂中,雖然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摧殘,但能夠認清那不是共產黨的政策,相信黨的政策一定會回來的?!彼仡櫫嗣飨?950年6月召開的第二次政協會議上講的那段話:“只要誰肯真正為人民效力,在人民還有困難的時期內,確實幫了忙,做了好事,并且一貫地做下去,并不半途而廢,那么人民和人民的政府,是沒有理由不要他的,是沒有理由不給他以生活和效力的機會的?!彪H老說:“這段話情真意切,肝膽相照,這才是共產黨人寬大胸懷,這多年來一直教育和鼓勵我們跟黨走,努力工作。我把它背熟了,牢記在心中?!彼终f,“解放后我們協助政府恢復和發展生產,支援抗美援朝、完成稅收任務、宣傳和學習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迎接公私合營等等,應該說是做了好事。在公私合營后,黨對私方人員都安排了生活和效力的機會。記得當時在人事安排時,還本著‘量才錄用、適當照顧’的精神,在武漢市還有人被安排為副省長、副市長、副廳長、副局長等領導職務。我體會這不是‘適當照顧’,而是‘多多照顧’了。對我也安排為市一商業局副局長,那就完全是照顧了。內心非常感激,只有更好地搞好工作,以報黨的大恩?!?/p>

    際老回顧到1958年6月下放到公私合營麗豐百貨店(市一商業局實驗商店)鍛煉的情況時談到,“黨對我的教育和照顧真是說不完。當時的心情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到基層鍛煉,向職工學習,有利于加強改造。憂的是過去未做過營業員,對站柜臺業務不熟悉,怕吃不消??墒堑搅似髽I以后,店黨支部、公方經理對我格外照顧,時刻關心我的休息時間。百貨商店每逢周六、日是特別忙的,職工們很少休息,我在職工的帶動下,也堅持上柜。這時店支部、經理和職工,都一再勸我休息,真是令人感動。在企業的大小會上,還征求我的意見,還要我講話。企業黨組織擴大會議也要我參加,一點也沒有把我當外人。這些照顧和重視,使我感到溫暖如春,我深深體會到,無論在機關或在企業,處處都沐浴著統一戰線的春風。具體的事實使我認識到,到基層鍛煉,可以縮短與職工的距離,對改變立場、觀點是很有好處的,有利于促進思想改造,使我口服心服,這才是黨的政策,所以能夠樹立堅定不移跟黨走的信心?!?/p>

    盡心竭力為四化

    1977年12月,在全國政協四屆七次(擴大)會議上,葉劍英副主席代表中共中央要求各民主黨派和工商聯把工作活躍起來,積極參加政治活動,鼓勵成員為社會主義建設貢獻力量。隨后在中共武漢市委的領導下,在民建中央和全國工商聯(以下簡稱“兩會中央”)的領導和推動下,民建武漢市委、市工商聯(以下簡稱“市兩會”)適時地恢復了活動。

    1980年3月21日,市工商聯選舉產生了第六屆執行委員會,華煜卿被選為主委,王際清為第一副主委(又是駐會專職副主委)。他在協助華主委推動工商聯的各項活動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首先是對會員加強思想教育,調動會員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的積極性。先后組織會員學習中共十一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的精神。使大家認識到,實現四化是全國人民在新時期的中心任務。通過學習,使不少會員原來存在的“愛國有心,報國無門”和“老了,沒有作用了”等消極思想得到消除。使大家認識到祖國前程似錦,個人大有作為,而且責任重大。從而涌現了許多積極分子,在工作上作出了明顯的成績,在不同場合受到表揚或表彰。

    1981年11月初,市兩會推薦童治平等27位同志出席“湖北省原工商業者為四化服務經驗交流會”。還有9位同志交送了書面交流經驗的材料。1981年11月,市政協和市委統戰部召開“各界人士為四化服務經驗交流會”,市兩會有22位同志出席。1982年2月24至26日,武漢市召開第五屆勞模大會。市兩會負責人華煜卿主委,王際清、劉梅生副主委參加大會。市兩會成員肖同智被評為武漢市特等勞動模范,張應偉、朱復再、劉廣仁、葉仲青、王懷秋、侯金培6位同志被評為勞動模范。工商業者能被評為勞動模范這一光榮稱號,真是天大的喜事。這對于推動全市工商業者為“四化”建設服務起了巨大的作用。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市兩會根據新時期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決貫徹兩會中央提出的“堅定不移跟黨走,盡心竭力為四化”的行動綱領,順應成員“報國之日苦短,報國之心倍切”的心情,逐步開展了經濟咨詢服務工作。并成立了經濟咨詢服務組織,將在職和退休人員中的行家里手186人按其專業,建立了機械、紡織、化工、輕工、百貨、綢布、副食、服務、土產等9個咨詢服務小組。這樣就使經濟咨詢服務工作,以分散的,立足本單位為四化服務的活動,發展成為有組織的,為整個國民經濟服務的工作。咨詢范圍越來越大,課題越來越多,內容越來越廣,效果越來越好。與此同時還組織力量,支援老、少、邊、窮地區,為他們發展經濟做了不少工作。如派出經濟技術咨詢小組,支援內蒙古通遼市的皮革和皮鞋廠,經過50天的努力,解決了皮革質量的“松泡、板硬”問題;設計了43種男、女新式鞋樣。又組織了5位食品、茶葉、醬品、釀酒、瓷器的專家,赴恩施、來鳳、鶴峰、咸豐等地,進行咨詢指導,采取現場示范、集中培訓等方法,傳授技術,收到明顯效果。

    在開展經濟咨詢工作的同時,為了貫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職工教育工作的決定》和兩會中央關于培訓工作提出的“揚長避短、拾遺補缺、穩步前進、講求實效”的16字方針。市兩會也相應地開展了培訓辦學工作。開始由陳大寰、蘭昌農兩位同志負責,為辦學鋪開了攤子,但由于對辦教育經驗不足,難以適應形勢的發展。王際清同志便想方設法物色能進一步打開辦學局面的得力骨干。后來想到了有30年教齡,又非常能干,并已退休在家的彭詠淇同志。他親自上門敦請,而彭詠淇同志正想為辦學工作作貢獻,以實現“壯志老來酬”的愿望。當時際老非常高興地對彭說:“你來辦學我就放心了,希望你大膽地工作,有什么困難,我一定設法解決?!迸碓佷抗徊回撍?,在她的主持下,學校越辦越好,在社會上也有了名氣,經常得到市、區教委和有關單位的表彰。后來在一次會議上,中共武漢市委書記王群對工商聯主委王際清說:“聽說你們辦學搞得很好,最好能培養一批高級經濟管理人才,為武漢市的經濟建設服務?!彪H老滿口答應下來,會后便與市民建主委李崇淮教授商量,請李主委與武大領導探討聯合辦學的事宜。武大管理學院樊民院長表示支持。際老便給我交待任務說:“李老已與武大牽好了線,你是分管培訓辦學工作的,現在就由你具體操作辦理,諸如談判、簽協議以及開班、開學的各項細則都要辦好,現在就看你的了?!彼詈筮€叮囑說,“要爭取今年下半年開學!”我見際老辦學心切,便以“一定辦好”四字作了保證。第二天一早,我便與市民建副秘書長胡起麟一同到武大,其間與武大成人教育學院王文海院長、管理學院胡春芳副院長、辦公室何曉英主任等進行多次聯系與協商,工作進行得比較順利。有一次還受到劉道玉校長的接待,并招待我們吃飯。我們又面請劉校長到市兩會視察教學環境和指導工作,我們每次都及時向際老匯報,際老聽了很高興,并坦然地說:“我覺得做一任主委,總要做點好事留給后人?!彼终f,“我現在已是80歲的人了,老牛明知夕陽短,不用揚鞭自奮蹄,站好最后一班崗,盡心竭力作貢獻!”面對際老這樣執著的敬業精神,我和胡起麟都深受感動。際老又主持召開了工商聯主委會議,他在會上闡述了辦學的重要意義,最后會議決定將大院內東樓(三層、約480平方米)全棟作為辦學專用。這是重視辦學的明智之舉,也是際老說的“要做好事”的承諾。

    接受我們邀請后,武大劉道玉校長偕同書記黃訓騰、教務長吳貽谷、成人教育學院院長王文海、管理學院院長樊民等一行10人來到漢口,與市兩會領導人進行友好的商談。并視察了分院的教室和教學環境,感到非常滿意。在將要離開時,劉校長握著際老的手熱情地說:“你們這些老同志,能夠這樣重視教育,把培養人才作為己任,真是難能可貴?!狈裨洪L還表示說:“我們也研究好了,決定將經國家教委批準的經濟管理專業班安排為漢口分院第一期學員,9月16日正式開學?!痹陂_學典禮大會上,高順齡副市長和劉道玉校長親臨剪彩,并作熱情洋溢的講話。高順齡副市長說:“武漢市的經濟建設急需要人才,特別需要管理人才。漢口分院的成立,就是適應這種形勢的需要,這是時代發展的產物……我們市政府對漢口分院的成立是支持的,支持你們把學校辦好?!眲⒌烙裥iL說:“市兩會和武漢大學聯合舉辦漢口分院,是一種辦學的新形式,我們是根據武漢市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辦學,因此它是深深扎根于武漢市的社會和經濟發展之中,因此它是有生命力的?!笔姓f主席辛甫、統戰部部長王功安、漢口分院院長肖國金等有關領導同志都講了話。為了鼓勵學員努力學習,取得好成績,際老和崇淮老又合計建立獎學金制度。經際老宣傳,市工商聯經濟實體經理胡秉璋,將他個人所得獎金一萬元捐作獎學金。際老又親自寫信各區工商聯經濟實體,他們都紛紛捐助了獎學金。李崇淮主委還以個人工資收入捐助獎學金。使分院獎學金制度能夠迅速建立,并即時運行。武大的教授說:“我們支持聯合辦學工作,是被老人們重視教育的精神所感動?!笔袃蓵k學不斷取得成績,便實現了際老生前說的“要做點好事留給后人”的夙愿。

    人間重晚睛

    “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彪H老不僅對各個時期的中心任務踏實負責、認真完成,而且對新老交替,培養接班人的工作也積極考慮。從1983年起便開始做引進工作。1984年,商調時任武昌區副區長的鄭隆輝到市工商聯任副主委(專職)、調油氈廠副廠長胡秉璋任市工商聯副秘書長,1987年又調時任江漢區副區長的聶天德任市工商聯副主委兼秘書長等等。他不是簡單的商調,而是通過與本人做過細的思想工作,又與有關單位多次交換意見。1988年,他又從統一戰線工作全局出發,從順利實現工商聯領導班子新老交替的歷史性任務的需要出發,主動提出辭去武漢市工商聯主任委員職務。與此同時又從市政協副主席的職位上退下來,表現了一位老同志高風亮節的情操。

    際老離休后,他在家里練習書法,常與書法愛好者交往。在民建江岸區委員會陶堯階主委80壽辰時,他還寫了一幅百壽圖相祝賀。武漢民建40周年時,他還寫了一首詩,刊登在《武漢民建》上。

    幾十年來,際老都忙于工作,沒有回過家鄉。離休后有時間了,便圓了一次回鄉的夢。1988年國慶節期間,他帶領長子新民、長媳芳華、次子亞民、女兒靜怡等回鄉探視,雖然時間較短,但所見所聞卻使他感觸良深。他還寫了一篇幾千字的《回鄉記》,記述了回鄉的感受。字里行間充溢著他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家鄉、熱愛社會主義的深厚感情。

    王際清同志堅持原則、工作深入、密切聯系群眾、艱苦樸素、清正廉潔,為統一戰線、人民政協和民建、工商聯的工作作出了貢獻。黨和人民曾給予他極高的榮譽。自1952年以來,他歷任武漢市工商聯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名譽主任委員;中國民主建國會武漢市委員會第一至第七屆常務委員;湖北省工商業聯合會第一至第五屆副主任委員,第六、七屆顧問;全國工商聯第一至第五屆執行委員,第六屆咨議。同時他還先后歷任武漢市人民委員會委員、市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委員、市第一商業局副局長;武漢市第一至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武漢市政協第一至第四屆常委,第五、六屆副主席,武漢市政協之友聯誼會副會長等職。

    王際清同志于1994年8月15日在武漢病逝,享年87歲。他在有生之年,為人民做了許多好事,人們深深地懷念他。

    (作者系民建武漢市委第七、八、九屆副主委)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