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厲無咎:榮氏在漢企業的最后一任經理

    信息來源:唐庸章   發布時間:2022-02-28   瀏覽次數:1688

    厲無咎(1906—1993年),江蘇無錫人。1950年加入民建。曾任民建中央委員,全國工商聯執委,湖北省工商聯常委,武漢市政協副主席,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市人大代表,市民建副主委,市工商聯副主委。


    厲無咎,字健行,1906年8月生,江蘇無錫人。早年以優異成績畢業于榮氏專為培養企業管理人才設立的無錫公益工商中學。1926年赴新加坡。

    1931年,厲無咎隨榮德生長婿李國偉到漢口申新第四棉紡織廠(簡稱申四)工作。

    1949年,擔任申新四廠、福新五廠兩廠經理。

    1950年,厲無咎作為特邀代表參加全國政協第一屆第二次會議。曾任全國政協第二屆委員會委員,政協武漢市第二屆委員會副主席,民建中央第一屆委員會委員,全國工商聯第一屆執委,民建武漢市第三、六、七屆委員會副主委。

    厲無咎先生于1993年5月23日辭世,2006年適逢先生誕辰一百周年,謹以此文表達緬懷之情。

    漢口申新第四棉紡織廠和福新第五面粉廠(簡稱福五),系一代大實業家榮宗敬、榮德生兄弟集資創辦的企業,是榮氏企業中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這兩個廠始終由榮德生長婿李國偉主持。作為李國偉的得力助手和榮氏在漢企業最后一任經理,厲無咎為其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懷才不遇走南洋

    厲無咎(1906—1993年),字健行,江蘇無錫人,1925年畢業于無錫榮氏私立公益工商中學,這所學校是榮德生為充實榮氏企業管理人員,于1919年撥資興辦的一所有工、商兩科的??茖W校。厲無咎學的是商科,他以第一名的優良成績畢業后被派往上海茂、福、申新總公司會計科工作。他的上司財務主任許叔娛對下屬嚴厲苛刻,無視這位高才生,到年終厲無咎既未加薪,也未提升。厲無咎是一個很有志向的青年人,眼看在總公司當練習生無前途,便想去英國半工半讀學紡織。

    1926年,厲無咎主動辭職,離開總公司前往新加坡,在一所華僑小學當老師,想先學好英語,累積川資再去英國半工半讀。他在學校當了兩年老師,很有成績,被校董事會提升為校長,這引起一位同事的嫉妒和不滿。這人托人從上海打電報給厲無咎,謊稱“母病速回”。厲信以為真,匆匆回國返家,見母安然無恙,始知上當受騙。經家人勸說后未再去南洋。

    應李國偉聘請到漢口申四工作

    厲無咎回國后,即由同學孫翔風介紹任無錫民眾教育館總務主任兼《國民導報》主筆。1931年春,厲接中學同學龔培卿、張之光的信,并附有李國偉的聘書一份,邀請厲去漢口申新第四棉紡織廠擔任會計之職。

    此前,申四經理李國偉深感申四生產管理方法陳舊,去日本考察學習新的管理知識回國后,對企業進行了一系列改革,命令龔培卿在全廠范圍內改用西式會計制度。龔感到人手不夠,乃推薦厲無咎前去協助。厲協助龔建立了必要的統計報表、核算生產成本等制度,使企業資產、成本、盈虧有了比較可靠的數據。

    1931年夏,長江流域大雨成災,江水泛濫,漢口市區已成澤國。申四、福五兩廠地處漢水之濱,也有被水淹的危險,全廠惶惶不安,不知所措。一天,厲無咎因事去紡紗車間,見工程師蕭松立等為預防江水浸入車間,正督促工人將主要機器吊在天軸上。厲想這辦法不妥,即書面向李國偉建議,利用面粉廠備有的大量麻袋和自備的幾艘駁船,到對岸漢陽赫山挖土,環繞兩廠周圍筑堤,并將附近的張公堤和沿河堤加高,以保證兩廠不被洪水浸入。李國偉采納了這一建議,動員大部分職工由厲無咎帶頭,日夜到赫山取土,在兩廠周圍筑起堤防。8月中旬,漢水暴漲,洪水沖至廠區時即為新筑堤防阻擋。經過一個多月與洪水的搏斗,用去麻袋十余萬條,細麥(下腳麥)兩萬余包,費用十余萬元,保住了兩廠安全生產。從此,厲無咎受到李國偉賞識。

    1933年3月29日,申四例假停電,工人點燭照明檢修機器不慎引起大火,損失慘重,申四因此破產,除留一小部分人員辦理善后外,其他職工被解散。厲無咎被保留廠籍,派去漢口寶隆洋行清理賬目。

    李國偉因申四火災破產,對榮氏愧疚在心,提出了“死中求生,出奇制勝”的重建復廠計劃。在榮氏兄弟大力支持下,重建廠房,訂購新紗機、發電機,修復燼余紗機,增設染整色布工場,使申四成為一個具有紡、織、染整的全能企業,于1935年全面投入生產,并開始獲得盈利。1936年,李國偉決定在重慶設置紗布批銷處,派厲無咎前去擔任會計工作,并囑咐其要掌握銷售職權和調查市場情況。厲到重慶后,專程前往川西、川北一帶調查,順便在川中各地深入了解市場情況,并聽取用戶意見,隨時寫成書面報告提供李國偉參考。

    內遷重慶建廠立功

    1938年,侵華日軍相繼占領南京、徐州,武漢危在旦夕。李國偉為了挽救民族工業不被日寇破壞利用,打算將兩廠機器拆遷川、陜后方。李國偉偕內弟榮一心到四川,由厲無咎陪同視察了重慶、成都等地,并囑咐厲無咎在重慶尋覓建廠基地。但由于上海股東和榮氏的反對,只拆遷紗機1萬錠,布機100臺和500包面粉機一組。千辛萬苦將機器運到重慶后,上海方面又指示不準動用,不準使用申福新牌號。鑒于當時長江航運已無法通行,不得不將機器由鐵路運往寶雞。

    厲無咎眼看重慶市場紗布緊俏,運到的機器又不能生產,非常著急,經與章劍慧商議,決定在重慶南岸貓背沱廠基上建筑簡易廠房,安裝機器。然后又到同事和親友中籌集資金,再向銀行貸款20萬元,并商請經濟部工礦調整處暫借8萬元,組成慶新實業公司。章劍慧自任廠長,黃亦清為副廠長,蔣叔澄為工程師,厲無咎為營業主任,章映芬為總務主任,龔培卿為財務科長,華煜卿為材料科長,這批原漢口申新四廠的干將有了用武之地。從建廠到開工生產,僅6個月的時間,就于1939年1月12日出紗開始營業了,這是遷川工廠中最先開工生產的一個。從此,四川省才有機制棉紗,結束了依靠土紗、土布生產的落后狀況。面粉廠也于同年5月開工生產,日產面粉500包,取名“順風牌”。慶新實業公司規模雖小,產量不多,但當時重慶只此一家,產品銷路旺盛,供不應求,獲利豐厚。

    上海股東和榮氏得知這些情況,后悔當初反對在重慶設廠,乃命李國偉強迫章劍慧、厲無咎立即解散慶新實業公司,將所籌集的入股資金,凡不屬本廠職工的加上50%的息金全部退還;本廠職工的即轉入申四股份,企業仍由榮氏收回,于1940年起改為漢口申四、福五重慶分廠。

    厲無咎在重慶建廠中立下汗馬功勞,1941年被提升為副廠長兼營業主任。他整日忙于收購原料、銷售成品、銀行借貸,活躍于重慶市場,在工商界、金融界享有很好的聲譽,李國偉也稱贊他“秉性正直無私”。

    參與社會活動被特務拘捕

    抗戰時,國民黨中央黨部屢次派員到申四、福五廠內活動,企圖建立國民黨組織。對此,厲無咎說寧可不當副廠長也堅決不愿參加國民黨。國民黨元老吳稚暉要介紹厲為特別黨員,厲也婉言拒絕了。厲無咎由于業務關系,接觸面廣,社會活動多,經常與社會各界著名人士有往來,特別是與一些進步人士往來密切。如他與中共地下聯絡員冀朝鼎有往來,冀活動需款,厲曾捐贈支持。厲又與胡厥文、章乃器、吳羹梅等組織“星六聚餐會”,曾邀請周恩來到會講《新民主主義革命》。因此,他經常受到國民黨特務們的監視。

    1940年夏的一天,日機轟炸重慶郊區,厲無咎乘廠里的小汽車前去察看倉庫存棉有無損失,途中被國民黨特務擋車拘捕,不容申辯,被投人監獄。廠中得知后急請無錫同鄉會會長薛明劍,轉請國民黨元老吳稚暉具保釋放。

    1945年,全國工業協會推選無黨派人士出席舊政治協商會議,名單有:胡厥文、章乃器、吳羹梅、潘仰山、厲無咎、李燭塵等6人。國民黨中央只批準李燭塵一人出席,其余被認為是左傾危險分子。為此,章乃器在工業界人士組織的“星六聚餐會”上,建議成立一個以工業界人士為基礎的政黨,爭取在政治上有發言地位。厲無咎和與會人員一致贊成。后來章乃器、胡厥文、黃炎培等醞釀成立民主建國會,黃炎培曾多次邀請厲無咎去座談籌劃。1945年11月,民主建國會即將在重慶遷川大廈公開正式成立,厲無咎也將出席會議,國民黨有關當局探知厲無咎是籌組民主建國會的重要人物,警告厲無咎不許再參加民主建國會活動,否則將予逮捕。為了顧全民建組織活動的大局,厲沒有出席會議,也未正式參加民主建國會的組織。

    蘇汰余賞識英才 厲趙聯姻結良緣

    內遷到重慶的各廠為了聯絡感情,應付市場混亂和花紗布管制局,主要負責人聯合組織一個聚餐會,每周聚餐一次,共同商討對付辦法。參加聚餐的以厲無咎年齡最小,職位較低,可他一表人才,風度翩翩,不卑不亢,能言善道,深得裕大華董事長蘇汰余的賞識。蘇汰余很想把厲無咎挖到裕華廠工作(當時工商界互相挖人是常有的事),曾私下與厲談話,愿出高薪聘其為裕華廠的營業主任。

    當蘇得知厲尚是單身時,愿作媒以其姨妹許配,厲婉言謝辭了。然而蘇汰余感到人才難得,再次由黃師讓出面,聘請厲到裕華任經理,亦被厲婉言謝辭。裕華廠內有一位美貌能干的江蘇籍女職員趙蓉小姐,經裕華高級職員多次假借名義設法使厲無咎與趙見面會晤,使雙方建立感情,最終喜結良緣??墒菂枱o咎始終未去裕華廠工作,為此,大家戲稱裕華廠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抗戰勝利回漢復廠

    抗戰勝利后,厲無咎留戀重慶無心回漢。經李國偉命令厲任漢口申四廠廠長,并催促厲立即去漢口負責復廠工作,厲才于1946年6月由渝飛漢。厲到漢后,復廠工作仍是百廢待舉,工作繁忙,困難重重,更由于廠房和宿舍均被國民黨后勤部汽車修理廠占據,遲遲未能收回,影響裝機,至1948年7月才部分開工生產。

    1947年,李國偉當選為漢口市工業會理事長,厲無咎被選為理事兼總干事。他曾被派往南京為李國偉競選立法委員活動,但以失敗告終。

    1947年12月,重慶軍政部紡織廠登報招標出售。這個廠原是漢口日本泰安紗廠,抗戰時被國民黨后勤部拆遷重慶。李國偉決定派厲無咎前往重慶投標,將軍紡廠買下來。厲臨行前,李國偉談了自己購標軍紡廠的動機,一再強調并不貪圖那套陳舊生產設備,而是報復20多年前受日本泰安廠的欺侮,申四險遭吞并的仇恨,所以務必設法得標。厲無咎去重慶時,在飛機上巧遇中央信托局敵偽產業清理處處長鐘樸生,鐘正奉命去重慶處理軍紡廠標售事宜。他們是老朋友了,厲探得標底和開標揭曉日期,終于以1555.5萬元中標,并將該廠改名為渝新紡織廠。厲此行不辱使命,使李國偉揚眉吐氣,李逢人便說:“過去泰安想吞并申四,今泰安終歸申四所有?!辈⒎Q贊厲無咎辦事干練。

    因病去滬未能迎接武漢解放

    1949年初,李國偉率領總管理處去香港前,任命厲無咎為漢口申四、福五兩廠經理,李行前約厲無咎到家中談話:“武漢是兵家必爭之地,現在解放軍已逼近武漢,很危險?!彼麉栆煌ハ愀?,兩廠業務暫由華煜卿等代理。厲無咎答稱“不擬去香港,愿意留漢與兩廠職工共同維護生產”時,李勃然大怒說:“不知好歹?!闭勗挷粴g而散。厲無咎之所以不愿隨李國偉去香港的原因很多,但主要的是曾與好友趙忍安(中共地下聯絡員,當時是漢口和成銀行的經理)約定,共同留在武漢迎接解放。李去香港后,厲無咎因患腸結核和胃出血住院,后病情加劇,由夫人趙蓉陪同帶領全家去上海治療。在滬期間,李國偉又命其長子李志方特地送去飛機票再次邀厲赴港,厲仍婉言謝絕。

    此間,厲的同鄉施之銓(民建總會武漢推廣會務代表之一),應中共邀請去香港擬轉赴解放區參觀,經過上海時,向民建總會地下負責人胡厥文匯報武漢工商界情況,建議在武漢工商界吸收進步人士入會,建立民建組織,開展活動,迎接解放,并推薦厲無咎等入會。

    此事厲無咎因病在上海一無所知。1949年6月,上海解放后,武漢工商界組織以陳經畬為團長的訪問團到上海,動員在滬武漢工商界人士返回武漢。趙忍安為訪問團成員之一,行前曾電告厲先行向有關方面聯系,并為訪問團安排住宿等事宜。趙到上海后即與厲無咎會晤,并告以武漢的一切情況。當厲無咎得知武漢和平解放,并已有民建地下組織和申、福新兩廠安然無恙的消息,感到十分快慰。但他又對未能留在武漢參加民建組織和迎接解放深表遺憾。

    解放后的厲無咎

    武漢解放初期,城鄉交通不暢,市場凋蔽。在此情況下,華煜卿、張之光函電催促厲無咎回漢主持,厲于1949年秋帶病回漢。他回漢后立即投入廠務和處理勞資糾紛,并采取措施平衡產銷,保證工廠正常生產。當時棉花價格上漲,厲為了保證原料供應,即拋售棉紗,并將紗價按花價上漲幅度提高20%左右搶購原棉。這是解放后第一次物價高速上漲。1949年11月初,《長江日報》揭露裕華、申新提高售紗價格,影響物價波動,厲無咎受到嚴厲批評,并為此作了公開檢討。

    1950年2月,厲無咎經余金堂(中共黨員,當時尚未公開身份)動員,由華煜卿、孫運仁介紹正式加入中國民主建國會,彌補了過去兩次失去參加民建的機會。厲無咎自參加民建后,歷任民建市委委員、常委、副主委和名譽副主委以及民建中央委員等職務,在武漢工商界中處處起到模范帶頭作用??姑涝陂g,他任武漢紡織工業同業公會主任委員,兩次參加示威大游行,首先響應增產捐獻飛機大炮保衛國家的號召,捐款名列各業之首,并光榮地參加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

    “五反”運動是對工商業者的一次嚴峻考驗和深刻教育。厲無咎作為榮氏在漢企業的資方代理人,大會小會接受職工檢舉揭發,運動中他被劃為“基本守法戶”?!拔宸础苯Y束時,他建議李國偉將沙遜、怡和兩處房地產作為退財補稅,接受改造。

    社會主義改造時期,厲無咎首先申請申四、福五于1954年實行公私合營。當1956年全行業公私合營完成,中共武漢市委第一書記、市長宋侃夫宜布,武漢市已經提前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社會主義改造任務時,武漢各界人士在漫天大雪中舉行慶祝游行,厲無咎帶頭手拿鐮刀斧頭,興高采烈地走在游行隊伍前列。

    厲無咎的一系列愛國愛黨行動,得到黨和政府的肯定,他先后當選為武漢市第一、二屆人民代表,市政協第二屆副主席,全國政協特邀代表。他的夫人趙蓉亦當選為市一、二屆人民代表。

    可是在1957年,厲無咎沒有能逃脫反右斗爭擴大化的厄運,被錯劃為“右派”,并株連搞社會工作的妻子也被劃為“右派”。從此,他們走了20多年坎坷困苦的道路。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厲無咎夫婦得到徹底平反。晚霞放晴,他不計名利榮辱,一如既往地為民建、工商聯奔走,為統一戰線事業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值得欽佩的是厲無咎與夫人趙蓉,是一對“舉案齊眉”、同甘共苦的模范夫妻,他們的家庭連年被評為“五好”家庭。厲無咎病重期間,趙蓉衣不解帶,始終服侍在側。1993年5月23日,厲無咎在深圳病逝,享年87歲。

    (作者系原申新第四棉紡織廠、福新第五面粉廠公司經理室秘書,1950年加入民建)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