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黨的利益高于一切——訪華煜卿的女兒華楚珩

    信息來源:長江日報   發布時間:2021-12-09   瀏覽次數:1449

    今年5月16日,是武漢解放55周年紀念日,在這樣特別的日子,自然讓我們想起那些為武漢的解放作出貢獻的革命前輩們。在收集前輩們有關資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華煜卿這個熟悉的名字。他曾任武漢市副市長、湖北省副省長的人生經歷,令我們耳目一新,而他為革命大局忍辱負重的崇高精神,使我們敬佩不已。雖然他已離去近二十載,但他的形象依然那么鮮活可敬。

    5月初,在漢口黎黃陂路一幢積滿歲月塵埃的西式小洋樓——華煜卿曾經生活了30多年的屋子里,我們見到了他的長女——66歲的華楚珩女士。作為伴隨父親走過那些風風雨雨的女兒自然體會更多,從她的眼里,我們既看到了崇敬、深情,也看到了傷感和酸楚。談起華煜卿的一生,我們在這位一輩子從事教育工作、為了父親而選擇獨身的華楚珩眼里,看到了深情和傷感。

    (一)

    在華楚珩兒時的記憶里,父親高大的身影總是忙碌而神秘的。上個世紀40年代末,中國即將迎來新紀元的前夕,家里常常有些不認識的叔叔、伯伯出入,連母親也不理解,除了商務,他怎么總有那么多并非商務的活動。她清楚地記得,當年她家底層地下室里刻印出一張張紅紅綠綠的紙片,上面的文字與當局的意愿有著明顯的對立。她親眼看著父親將它們散發出去,以她小小的年紀,也能感覺那里充滿著危機。但他始終不明白父親投身的是怎樣的一種事業,直到她長大,父親依然是個謎。

    在華楚珩的記憶里,還有一幕是不能忘記的。1949年5月解放軍進城的那一天清晨,她的小手被父親的大手緊緊拽著來到丹水池,和許許多多的武漢市民一起,迎來了共產黨的部隊。多年以后,他才知道,為了這一天,父親冒險做了許多艱辛的工作。

    1948年秋,人民解放軍取得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的勝利,由此,國民黨失敗已成定局,時任國民黨“華中剿總”司令的白崇禧在最后時刻,在武漢準備實施最后的瘋狂——要將武漢化作一座廢城。

    當時,華煜卿的身份是申新第四棉紡廠、福新第五面粉廠兩廠的副經理,漢口市工業會實際主持工作的理事和秘書,他接受黨的指示,利用他在武漢工商界的影響,團結工商界人士,安定思想,邀約他們抵制國民黨的誘惑,共同留在武漢迎接解放,并想方設法阻止國民黨對城市設施的破壞。

    那時,武漢三鎮的水電供應除了少量自主發電外,均為官僚資本宋子文主辦的既濟水電公司所屬。為了穩住既濟公司,華煜卿利用和既濟公司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孫葆基同鄉的關系,動員他不要隨同國民黨逃跑,不拆遷和破壞機器,并進一步要求他備好燃料,保證全市水電正常供應。

    與此同時,華煜卿還對當時武漢電信局局長尤箕照做了大量工作,保證了武漢電信的暢通。

    在地下黨組織和許多像華煜卿這樣的地下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武漢臨近解放,除了在江漢關附近幾條躉船被拿了好處的國民黨部屬做做樣子炸毀外,整座城市市政設施基本沒遭到破壞。

    當年的中共武漢市地下市委書記曾惇在后來的回憶錄里寫道:如果沒有廣大群眾為基礎的保護網,在大城市中取得這樣的效果,那是不可能的。華煜卿便是這網中重要的一個結。

    (二)

    華煜卿1909年生于無錫,曾經就讀于中國著名實業家榮氏家族為專門培養企業人才而開辦的職業中專。

    1925年他來到漢口,進入榮家辦的漢口申新第四棉紡織廠,在那里,華煜卿從練習生做起,憑著他的才智,做到高級管理人員,并成為武漢工商界知名人士。

    華楚珩說,父親年輕時就是—個有抱負、有正義感的人,對中國民族工業有著很深的感情,他歷經戰亂,也目睹了國民黨政府的黑暗。

    抗戰勝利后,華煜卿隨工廠內遷回漢,以待大展宏圖,振興民族工業。而政治的黑暗,當局的無能,使他的思想發生重大轉折。在共產黨地下組織的引導下,他明白,只有徹底改變現狀,才是民族工業發展的真正出路。于是,他開始積極協助地下黨,在工商界開展進步活動。

    1949年4月,地下黨考察了華煜卿的歷史和現實表現,同意他的請求,正式接受他加入中國共產黨。

    華楚珩說,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父親毅然走上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的道路,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不難想象,父親的信念是多么的堅定,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坦然宣稱:我是共產黨員!然而這個驕傲的宣告卻延遲了那么久,直到30多年后,他生命最后的日子,才大白于世人面前。華楚珩永遠不會忘記,在病榻前,在組織公開了父親身份的時候,父親臉上掛滿了熱淚,可以想象在那日子里父親承載的精神壓力有多大。

    解放后,由于工作的需要,黨組織要求華煜卿暫時不公開身份,做了一名長久的秘密黨員,便于做黨的統戰工作。他因此而受到世人的誤解,也因此給家人帶來了種種不幸。

    (三)

    1958年11月,華煜卿在武漢市第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被選為武漢市副市長,1980年1月,在湖北省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當選為湖北省副省長。

    華楚珩說,盡管父親曾身兼不同的要職,但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有個身份始終不變,那就是“資本家”。這個不祥的陰影始終籠罩著父親,籠罩著華家。在那個年代里,華楚珩和她的6個弟弟、妹妹名字前,總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定語——“資本家的狗崽子”。

    “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一天,在中學任教的華楚珩再次在學校蒙受委屈,回到家里躲在房間里痛哭,父親走進來,默然坐在她身邊,輕輕拍拍她的肩膀說,黨是有恩于我們華家的,不論你受了什么樣的委屈,你都不能對黨有什么想法。

    “我那時不明白,父親對黨的忠誠,他怎么就不是共產黨員,我多么希望有一個共產黨員的父親,那樣我們的境況就完全會是另外一種樣子?!碑敃r,因為父親的原因,我的幾個弟妹都被下放到偏遠的山區。

    在那場浩劫中,父親因“反動資本家”的身份多次被批斗,抄家,被逼寫了幾萬字的“交代材料”。他從不承認自己是“反革命分子”,也堅持沒說出自己是共產黨員。

    有一次,武漢市委大院有張大字報點了父親的名,說他是秘密黨員,有人看后轉告了我。我聽后極為興奮,盼望這是真的,如真是這樣,我們姊妹幾個在單位的日子就好過了。我滿懷希望回家告訴父親,父親卻矢口否認說:“大字報是胡說八道,沒有這個事!”我失望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華楚珩說,母親趙錦與父親青梅竹馬到相濡以沫幾十年,臨到死也不知道父親是共產黨員?!拔幕蟾锩敝?,當時在武漢市政協圖書室工作的母親,因為“資本家太太”蒙受了種種人身折磨和侮辱,終于有一天她再也承受不起。1969年6月的最后一天,她從單位回家,說了句再不去了,便關緊房門,待家人發現,她已吞安眠藥多時。父親回來將她送到醫院,卻沒能挽回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華楚珩說,那些日子,父親常常一個人獨自垂淚,默默地承受著一切誤解,包括家人的誤解。

    父親有難言之隱,華楚珩從父親悲哀的眼中解讀出了這樣的意思,她決定終身不嫁,一生陪伴父親。

    (四)

    1980年,華煜卿已入古稀之年,這時他擔任湖北省副省長職務,繁重的政務使他病倒了:腦血栓將他困于病榻。他自知生命不久,最終向黨提出了他平生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要求:公開黨員身份。

    1982年12月的一天,時任武漢市委書記的劉惠農和市委統戰部長余金堂到醫院看望了父親,并轉達了市委同意父親公開黨員身份的要求。因父親在病重之中,他無法言語,只是老淚縱橫……遲來的告白,讓我們兄妹這才知道父親的真實身份,大家都流下了淚水。我們知道,這對父親有多么重要。那一年,在中共湖北省第四次代表大會上,父親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父親從報紙上看到這個消息,泣不成聲。我們在父親重病期間才發現,他內衣袋里放著一本紅色的黨費證,誰也不知道,黨費證貼著父親的胸前有多久!

    父親臨終前向子女們交待,他的遺產僅有2萬元,其中一張1萬元的存折是解放初當時武漢市委書記張平化親自撥給他的。張書記對他說,看看你的家哪像個資本家,拿這些錢好好把家里裝點一下,如今,在生命已是垂危之際,父親說:“這是黨的錢,我們一分也不能動,我死后作為黨費交還給黨!”后來組織經研究轉告父親,認為他現在重病,作為醫藥費用好了,但父親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

    1985年3月12日,父親因腦衰竭停止了呼吸,終年76歲。華楚珩含著淚水說,“父親的胸懷與人格,永遠值得我敬仰!”

    (轉自2004年《長江日報》)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