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保衛武漢迎黎明 ——記華煜卿與民建小組為解放武漢所作的貢獻

    信息來源:唐庸章   發布時間:2021-05-20   瀏覽次數:2151

    武漢市民建組織自1949年2月建立地下小組以來,到現在已整整50年了?;仨?0年歷程,感慨萬千。

    早在1946年,民建總會在重慶召開第九次常務理事會,決議推周仲宣(周恒順機器廠總經理)、施之銓(建國工業社社長)、朱楚辛(五豐面粉廠廠長)三人為武漢推廣會務代表。他們三人都是武漢工業界人士,與武漢工商界有著廣泛的聯系,但由于當時客觀形勢,未能開展活動。

    1948年,人民解放軍節節勝利,南下大軍已逼近武漢外圍。當時,盤踞武漢的“華中剿總”司令白崇禧,一面揚言要堅守武漢負隅頑抗,一面散布謠言,擾亂人心,并企圖拆遷工廠,破壞城市。加之“金元券”不斷貶值,物價一日數漲,市面蕭條,人心惶惶,武漢工商界有不少人收束業務,離武漢去香港,局面相當混亂。

    同年8月,施之銓去上海向民建總會負責人胡厥文匯報武漢情況,建議在武漢工商界吸收一些進步人士,建立民建組織,開展活動、迎接武漢解放。胡厥文表示同意,委托施之銓進行聯系。施之銓因應中共邀請去解放區,一時不能回武漢,隨即函其同事金斌統(建國工業社副社長)到上海,介紹金參加民建會后,共商在武漢吸收會員,籌建組織。聯系對象主要是漢口申福新公司經理厲無咎、副經理華煜卿,厲、華二人與施既是同鄉又是同事關系,胡厥文在重慶時亦了解他們。胡當即指示建組后利用各種形勢開展工作,宣傳共產黨的工商政策,安定工商界情緒,動員他們留在武漢,迎接解放。于是施之銓起草信件,將會章和入會申請書等交與金斌統秘密帶往武漢。

    1949年,華煜卿(左二)與武漢中共地下黨員汪德璋、趙忍安、余金堂合影

    1949年2月,金斌統銜命回漢,即去沿江大道101號申福新公司,厲無咎因病去上海,即與華煜卿取得聯系,面交施之銓信件,并傳達胡厥文指示精神。當時的華煜卿既為時局的動蕩、市面的混亂而不安,又為不久前李國偉率領核心人員和總管理處已去香港,將處于停產狀態的紗粉兩廠要他全面負責而發愁。當華接到施之銓的信和胡厥文的委托,極為興奮。次日華煜卿即邀施之銓信中推薦的藍昌農、賀爾梅(二人與華煜卿均系市工業會理事)前來和金斌統見面,會談參加民建會建組,成立民建地下小組,成員為華煜卿、藍昌農、賀爾梅、金斌統,推薦華煜卿為組長。即以申福新公司為聯絡點,“星六聚餐會”為宣傳陣地,利用各種條件在工商界和知識界人士中開展活動。此時,華煜卿由昊傳啟(工業會秘書、中共地下黨員)介紹,通過宋洛(中共地下市委統戰部聯絡員)秘密參加了中國共產黨,黨的關系指定由趙忍安(和成銀行經理、中共地下黨員)與之聯系。至此,民建地下小組在中共地下市委直接領導下開展了許多活動。

    1.利用聚餐會宣傳中共城市工商政策。漢口市工業會位于中山大道原中央信托局大樓內?!皳P子聯誼社”和“星六聚餐會”是武漢金融界和工業界上層人士經常在此聚餐的地方。民建地下成員華煜卿、藍昌農、賀爾梅等利用聚餐會,在交談時有意識地宣傳中共城市工商政策,揭露國民黨假和談的陰謀,使大家認清形勢,安定情緒,維持好生產經營,并動員他們留在武漢迎接解放。華新水泥廠副總經理茅伯笙,留學外國多年,人稱茅博士,是聚餐會的座上客。茅早有去香港定居的想法,經過民建地下成員動員后留漢,取消了去香港的打算。資源委員會煤礦總局漢口供應處,對武漢市燃料供應關系很大,處長盛??凳侨A煜卿的熟人,在業務上有聯系。華煜卿多次動員盛??盗魸h不走,要他儲足燃煤供應市場,以迎接解放。盛不僅接受了,而且做得很好。茅伯笙和盛??岛髞矶汲蔀槊窠〞T。

    為了確保武漢水電供應,中共地下黨委委托華煜卿做好既濟水電公司代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孫葆基(留英電力工程專家)和工務處長錢鐘超的工作。孫、錢都是聚餐會成員,平時交往密切,特別是孫葆基與華煜卿既是同鄉,又是同住在漢口珞珈山街的近鄰。華多次到孫家動員孫留漢,迎接解放。孫表示同意,但業務上必須去香港匯報。武漢解放前夕,孫葆基不失信用,匆匆如約趕回武漢,與錢鐘超一同坐鎮既濟水電公司,保持了水電正常供應。

    2.秘密印發傳單和反攤派。由藍昌農起稿,經華煜卿修改,寫了《迎接大時代的到來》一文,秘密印發給武漢工商界代表人士。其內容為“不要輕信國民黨的謠言,不要盲目逃跑,反對國民黨的苛捐雜稅,維護好生產經營。并指出武漢解放的日子已臨近了,新的大時代即將到來,為迎接武漢的解放而歡呼!”這對穩定工商界代表人士的情緒,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白崇禧為了搜刮民財,準備逃竄,巧立名目,征收各種苛捐雜稅,使工商界不勝負擔,除“戰亂捐”“城防捐”“糧秣捐”等以外,還發行“珠寶獎券”“房產獎券”,強行在工商界推銷。經民建地下小組研究決定,聯系市商會并囑附市工業會干部姜岱東、嚴吉支等進行抵制。這觸怒了“剿總”人員,競搶走工業會的印章并要抓人。經華煜卿等巧妙應付,使其陰謀未能得逞,獎券留在工業會,解放后都成為廢紙。

    3.參與武漢市救濟、治安兩委員會活動。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日益迫近武漢,國民黨軍隊企圖作垂死掙扎,進行各種破壞活動。在中共地下市委的領導下,由市商會理事長賀衡夫出面,邀請省市各界上層人士張難先、李書城、耿伯釗、喻育之、晏勛甫、艾毓英等以及工商界代表人士陳經畬、王一鳴、華煜卿、趙厚甫、王際清、趙忍安等50多人,發起成立“武漢市民臨時救濟委員會”,推張難先為主任委員。后改名為“武漢市人民臨時治安委員會”,在武漢解放前夕真空階段維持了全市治安秩序工作。中共地下市委由統戰工作組趙忍安以該會常委身份負責聯系推進工作。民建地下小組成員全部投入了該會工作,華煜卿任該會常委兼財務組副組長(組長陳經畬),負責經濟物資方面的籌措供應等工作;藍昌農任總務組副組長(組長趙忍安),負責秘密印刷標語、告示以及宣傳等工作;賀爾梅派去市消防組織“公益聯合會”,在武漢真空時協助糾察隊維護社會秩序;金斌統參加了該會的聯系工作。

    4.反拆遷、反破壞。白崇禧企圖掠奪民族工業,指示其經濟處長孟學思召集市工業會負責人開會,聲言要將武昌第一紗廠拆遷去桂林。華煜卿代表工業會與之周旋。華以從事紡織行業二十多年,曾在一紗廠工作過,抗日戰爭時期親自押運一萬紗綻去重慶的經歷現身說法,指出如果拆遷一紗廠10萬紗錠去桂林,所需的費用、時間以及原材料供應等問題,又指出廣西既不產棉花也缺乏電力,這一行動將會得不償失。華的一席話說得孟學思頻頻點頭。同時,一紗廠的工人正在中共地下市委領導下開展護廠斗爭,拆遷之事就不了了之。

    “剿總”命令市電信局拆遷通訊器材南遷,被電信局職工反對和抗拒,隨即派軍隊包圍了電信局,明為保護,實則監視。趙忍安、華煜卿多次對局長尤箕紹、總工程師祝秉珩做工作,宣傳黨的政策,動員他們不隨國民黨走,留在武漢盡力保持電信暢通。

    5月上旬,中共地下市委得悉白崇禧軍隊即將逃跑,在撤退前圖謀炸毀水電設施的消息,發動武漢知名人士張難先、李書城等人到“剿總”找白崇禧談判,華煜卿也參加了。張、李二老為維護武漢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仗義直言,對白的這種倒行逆施嚴詞斥責。白崇禧迫于形勢,表面上稱不予破壞,暗地仍派爆破隊進駐水廠。在此之前,華煜卿與趙厚甫(勝新面粉廠經理)聯系組織申新、福新、既濟、勝新4廠聯防(因4廠都在硚口宗關),申福新由副經理張之光負責,既濟、勝新由廠長錢鴻生負責。5月12日,錢鴻生見爆破隊進駐水廠,立即電話向趙厚甫報告。趙為了避免損失,囑咐錢與爆破隊交涉談判,最后爆破隊索取二千銀元作為交換條件,趙答應其要求,爆破隊得款后,揚長而去。這實際上是敲詐勒索行為。

    5.送瘟神,迎接解放。1949年5月上旬,人民解放軍已逼近市郊。白崇禧即將南逃,并兇相畢露,頒布了“十殺令”和特別戒嚴令,搜捕進步人士和工商界人士,特務橫行,敲詐勒索。市商會理事長賀衡夫被逼出走,特務在沒有抓到賀衡夫后,即到他家去搜查,賀的兒子出逃折腿,兒媳被刑詢逼供。市商會常委王際清被綁架后出走躲避。裕華紗廠辦事處主任周新民被拘捕,華煜卿設法營救,以500銀元獲釋。

    中共地下市委為了保衛城市設施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動員工商界人士與之周旋,稱謂“送瘟神”,大家籌集三萬余銀元,先后以“酬勞費”名義送各軍警單位,以不破壞城市為交換條件。

    5月中旬,白崇禧已倉惶南逃,將防務交給武漢守備司令魯道源。他們眼看末日來臨,迫不及待地公開伸手要錢,否則將對城市進行破壞。經過討價還價,他們非要一萬銀元不可。當時市商會確已無錢可出了,只拿出幾兩黃金來湊數。趙忍安當即通知華煜卿和趙厚甫緊急籌款,華煜卿代表申四、福五認二千銀元,趙厚甫代表勝新認二千元,裕華紗廠認二千元,上海銀行、金城銀行、華年外貿公司各認五百銀元??铐椨赏蹯o齋代表市商會,華煜卿代表市工業會于5月15日傍晚送去武漢守備司令部,魯道源得款后當晚開始撤退,除沿江幾艘夏船被炸外,城市設施和工商企業未遭破壞,保住了社會秩序,迎來了武漢解放。

    當國民黨軍隊于5月15日撤出武漢時,華煜卿在沿江大道101號設立觀察站,并在四維路、青島路、宗關和花橋郊區設立四個觀察點,監視敵軍撤退情況。午夜,華煜卿向地下市委電話報告敵軍已全部撤離。在人民解放軍尚未進城前,武漢出現真空,地下市委立即通知武漢治安委員會,上街貼出安民告示和歡迎人民解放軍的標語,并出動工人糾察隊和策反過來的警察以及消防人員,上街維護社會秩序,連夜在武漢關、三民路、中山公園和市商會門口扎了彩牌樓。

    5月16日清晨,中共地下市委組織各界人士去灄口歡迎中國人民解放軍。民建地下成員華煜卿、賀爾梅、藍昌農、金斌統以工商界代表身份,隨同乘車到灄口前線迎接人民解放軍入城。沿途彩旗揮舞,鞭炮齊鳴,鑼鼓喧天,歡聲雷動,整個江城沉浸在一片狂歡中,它標志著武漢人民永遠擺脫了國民黨反動統治,終于迎來了“大時代的到來”!

    武漢解放后,華煜卿、藍昌農、賀爾梅、金斌統公開了民建會員身份,受到中共中南局統戰部張執一部長的接見和表揚。接著中共武漢市委宣傳部李爾重部長親自到申福新公司看望華煜卿等民建會員,感謝他們為協助武漢解放出了力。

    (作者唐庸章系原申新第四棉紡織廠、福新第五面粉廠公司經理室秘書,1950年加入民建,本文寫于1999年)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