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知音繼起更何人 ——緬懷華煜卿老先生

    信息來源:白雉山   發布時間:2021-02-22   瀏覽次數:2739

    我加入民建組織已16個年頭了,而今雖已離休,年近稀齡,安度晚年,但每憶及民建各級領導同志對我的關心、教誨和培養,就心潮起伏、難以釋懷。胡厥文主席在北京醫院病重時的接見教誨和談詩合影,孫起孟主席和萬國權副主席多次給我來信鼓勵,馬公瑾主委和金斌統副主委對我的教育和培養,都令我深為感激,沒齒難忘。但最使我刻骨銘心念念難忘的卻是我省民建的老領導人華煜卿先生。是他,在危難中支持了我,在困境中鼓勵了我,在做人上教育了我,在學問上幫助了我……

    我與華老素昧平生,只是平常從報刊上拜讀過他的詩詞大作,并知道他是省市和民主黨派的領導人(曾擔任過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省政協副主席、湖北省和武漢市民建及工商聯主委等領導職務),后來只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和特殊的環境中相識了,從此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那是1975年的初秋,我突然收到族兄楊滌非的來信,說他已于近日由北京回鄂被安排在武漢市政協工作,從家鄉知道我也在武漢的消息后,便來信約我去見面。這位族兄年長我一二十歲,從小在我家中從先父讀書,抗戰后便去參加了國民黨軍隊,并隨杜聿明青年遠征軍赴緬作戰,后擔任了部隊領導職務,解放前夕起義后一直在北方工作。因他離家時我太小,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但這畢竟是個喜訊,我便填了一首《滿庭芳》的詞送給他:“少小離家,老來歸里,鄉音猶未全忘。奈何潘鬢,忽忽惹秋霜。而今重逢攜手,總疑是一枕黃粱。多少事,愁腸別緒,促膝話滄桑。憶君年少日,從戎投筆,馳騁沙場。誤助桀為虐,為虎作倀。尚喜昨非今是,為民族大業譜新章。應記取,黨恩浩蕩,比水遠山長!”

    平心而論,這首詞也并非寫得特別好,只是抒發了一些真情實感而已,但卻驚動了兩位詩詞前輩。過了兩天,族兄來信說:同他一道工作的華煜卿和楊玉清(國務院參事,孝感人,“文革”中被貶回武漢,后返京)兩位老先生看了我寫的拙詞,大為贊賞,一定要約我過江去見面。這卻使我感到惶恐不安,一是因我這時正下放在一家工廠接受“再教育”,是被打成過“小三家村”的“黑筆桿子”;二是這兩位老人都是領導干部和省市“大官”,也正在受沖擊,我怎能忍心去增添他們的麻煩呢?于是便回信婉言謝絕。豈知族兄介紹了我的情況和轉告了我的想法后,兩位老人仍堅持要我過江見面一談。盛情難卻,恭敬不如從命,我只好如約去了。見面后,兩位老人極為高興,熱情接待。特別是華老還風趣地說:“你的詩詞作品都寫得很好,有文采,也有感情,功底很深。我們還以為你和我們一樣是個老頭子呢,沒想到還這么年輕,難得,難得!”我不好意思地說:“我也有40歲了,15歲就出來參加了工作,書沒有讀好,雖然后來讀了大學文科,但也不教格律詩詞,這只是個人愛好,學了一點皮毛,還望兩位前輩收我做個門生,多加教誨?!比A老聽后哈哈大笑說:“哪里,哪里,楊老才是真正的專家,我卻是業余時間偶而為之,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崩先嗽谝粋€晚輩面前,如此謙遜,令人起敬,接著華老又安慰我說:“你的情況滌非同志都告訴我們了,切莫灰心,要相信黨,你的才能總有一天會用上的。古人不是說過嗎?‘雨后卻斜陽,杏花零落香’嘛!”華老此時身處逆境,卻胸懷豁達,處變不驚,對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仍然充滿了信心。

    過了不久,族兄又來信說,漢口中山大道新開了一家北方水餃館,兩位老人要我星期五(我廠休息日)過去吃水餃,并特別囑咐一定要全家都去。大概是兩位老人知道我的家庭經濟條件太差,又處于“文革”中物費供應匱乏,要為我們一家“打牙祭”改善一下吧。雅命難違,我只好同妻帶著三個孩子赴約。當時的食品都要收糧票的,而三個孩子卻童稚無知不講禮貌,因很難吃到這么好的食物,便放開肚皮爭相大吃,弄得我們夫妻相顧慚然,頗有歉意。而華老卻說:“孩子們活潑可愛,他們今天高興,要吃飽吃好。以后你們有時間就把他們帶過來,再請你們到‘四季美’吃湯包去?!碑斎灰院笪覀冊僖膊桓掖驍_,但老人的盛情我們全家至今難以忘懷!臨別時華老問我:“你那里有沒有納蘭性德的詞集?我原來有一本《飲水詞》,不知怎么弄丟了。這種書過去就少,現在更難見到了?!蔽艺f:“我有兩個版本的《飲水詞》,我送您一本好了?!比A老連忙搖頭笑著說:“不要你送,君子不奪人之所好嘛,我只是想再看看,看后就璧還?!惫?,后來不但歸還了,還在書上又加包了一層硬紙封套。他那一諾千金和愛護書籍的美德,給了我極深的教育。

    下一個休息日,我專程給華老送書并呈上兩首詩,第一首是針對吃水餃的:“文字神交久,相逢一快之。聞名疑我老,訪戴恨舟遲。水餃成嘉宴。狼吞笑餓兒。承恩何以報?羞愧豈元思!”又一首的結句是“獨立寒秋翹首望,春風何日綠新枝?”華老看后笑說:“你的詩詞根底很深,又善于用典,你讀不讀新詩呢?像外國詩人拜倫、雪萊、歌德、海涅、普希金的作品都很有韻味呀!”我慚愧地說:“讀了一點,但不多?!比A老便開導我說:“要廣泛涉獵,學習借鑒,外國詩人的作品有真情,有哲理,如雪萊的名句‘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就意味深長,發人深思?!边@時我才猛然省悟,原來老人引用的這兩句詩,是針對我詩中結句的消極情緒有感而發的,真是信手拈來,頓成妙諦。對其思維的敏捷,學識的宏富,我欽佩不已。

    事有湊巧,我告別華老后回家時,在公共汽車上錢包被扒手盜去,直到粵漢碼頭掏錢購票時才發覺。錢包里還有才領的幾十元工資,這可是我一家五口一個月的養命費呀!我木然四顧,天色已晚,不得已又徒步趕到族兄處借錢過江,妻兒聞訊后也都痛心流淚,我更無地自容。豈料第二天一早,族兄叩門而入,激動地說:“你昨天錢包被盜的事,我向華老和楊老說了,兩位老人極為同情,都拿出錢和糧票要我趕快送來。我這里也有幾十塊錢,就一起給你作這個月的生活費吧。華老還要我轉告你,不要為這些小事放在心上,有什么困難我們大家會幫你解決?!蔽乙患胰寺犃吮桓袆拥脽釡I盈眶,但我們只收下了族兄的資助,對二老饋贈的錢和糧票,托族兄璧還,我還特地寫了一首詩致謝:“錢糧慷慨競相貽,此意分明物也知。今我堅情違長者,承恩豈獨讓元思?”用孔子學生元思謝絕其師資助的典故來致謝,后來華老還多次責怪我不收他們的資助而不高興哩!

    1976年春節,也是“四人幫”橫行的最后一個春節,華老托族兄帶信要我大年初一去他府上歡聚。我自然受寵若驚,便同族兄一道于初一上午去漢口黃陂村7號華府拜年。老人這天興致極好,與我海闊天空地談古論今,當然談得最多的還是詩詞。他最推崇清代的袁枚和納蘭容若(性德),說他們的作品注重性靈和真性實感,不作無病呻吟,且通俗易懂平易近人,又富于文采,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文藝作品只有發自作者的內心,才能深入讀者的內心。這些真知灼見,使我獲益匪淺。老人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如粉碎“四人幫”后,他同武漢大學吳于廑、李國平等教授歡聚東湖長天樓時,寫了一首《蝶戀花》,詞說:“滿眼風光春似許,過了清明,處處鶯歌舞。一派繁華誰是主?磨山高處亭亭樹。曾記當年風雨苦,黯黯長天,欲語何能訴?今日珞珈山畔路,輕車直上云端去?!痹娙藢軄y反正后的繁榮景象,對一派勃勃生機的如畫春光,進行了熱情的歌頌和贊美。我拜讀后也立即依韻奉和了一首:“一曲新詞齊贊許,情景交融,余韻長天舞。放眼詩壇誰是主?豐碑公已臨江樹。愧我廿年吟已苦,捋盡吟髭,況味憑誰訴?幸遇名師勤指路,執鞭附驥登峰去!”華老看后謙遜地說:“我可是業余愛好,哪敢當詩壇盟主?你的詩詞寫得好,現在國家形勢也好了,你一定會大有作為的,這頂桂冠你去努力爭取吧?!崩先嗣坑性娫~新作,都將手稿給我看,還囑我“斧正”,一位領導人和詩詞前輩,對一個晚輩如此青眼謬愛,虛懷若谷,是多么難能可貴??!

    華老復出工作后日理萬機,席不暇暖,但在萬忙中還時刻關心我的政策落實情況和工作安排問題。當我告知已安排在一家報社擔任總編助理和編輯部主任時,他欣慰地笑了并高興地說:“現在好了,我祝賀你,預言家雪萊的那兩句名詩不是實現了嗎?要珍惜他,來之不易??!”后來他因病住院,我以為人到晚年常有點疾病是客觀規律使然,并不以為意。而每次去醫院探望時,他對自己的病情諱莫如深,反而叮囑我在工作中要注意勞逸結合,不要當“拼命三郎”,只有健康的身體,才能為革命做更多的工作。豈知1985年3月中旬我去外地采訪歸來,吳丈蜀先生告知華老已于近日因病去世了!對此突然噩耗,我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吳老還說:“華老還是一位老共產黨員,為了便于做民主黨派工作,他從不暴露自己的黨員身份,即使在‘文革’中被狠批惡斗和被誣為‘反動資本家’的日子里也守口如瓶,只有上級黨委部門才知道,我也是這次華老去世后才知道的?!边@是多么了不起的人格,多么高大的形象??!接著由吳丈蜀、金斌統二老介紹,我參加了民建組織,決心繼承華老遺志,為民建組織貢獻點綿薄之力,不久就調入了新建不久的民建湖北省委會機關負責宣傳工作了。

    在華老逝世十周年之際,我曾寫了八首詩和一副挽聯在報刊上發表,以報答老人對我的教誨、關心和知遇之恩。其挽聯為:“愛我許忘年,幾回文苑推袁,寒江訪戴,月夜談詩??倯z涸轍覆盆,慰勉有加真長者;痛公成隔世,十載黃陂巷寂,閱馬樓空,少微星隕。今幸堯天舜日,知音繼起更何人?”華老的老友、著名詩人和文史專家吳丈蜀先生,對這副挽聯頗為稱贊,他說:“用典貼切,文情并茂,華老地下有知,亦當笑慰?!敝档眯牢康氖牵喝A老的愛女、我的老校友華楚珩同志,克紹箕裘,秉承遺志,正在為民建組織作出積極貢獻(她現任民建武漢市委會副主委),我省、市民建組織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人才輩出,同心同德,為祖國的四化大業和參政議政,發揮著積極作用,神州大地呈現出“一派繁華”和“處處鶯歌燕舞”的景象,這正是華老當引為笑慰的。(作者系民建會員,作家)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