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 今天是:
    首頁 自身建設 史海鉤沉

    武漢解放前后的民建組織

    信息來源:金斌統   發布時間:2021-02-05   瀏覽次數:2888

    1946年2月,民建總會推周仲宣、施之銓、朱楚辛為武漢推廣會務代表。三人均為武漢工業界人士,朱楚辛又為中共地下黨員,限于形勢,當時未開展活動。1948年,施之銓離開其在漢創辦的工礦企業去香港,擬轉赴解放區。到港后,他接受中共領導同志意見又赴滬工作。在滬時,向民建總會地下負責人胡厥文建議,在武漢工商界中吸收一些進步人士,籌建民建組織,迎接解放。厥老同意,并委施之銓進行。1949年初,我在漢接施之銓來函,要我立即去滬,有要事面商。我原在漢施之銓所辦企業工作,協助施之銓主管財務,平日與他朝夕相處,對他很欽佩,他也知我思想傾向進步,視為忘年知己。

    這時,武漢的形勢是國民黨軍由河南節節敗退,華中“剿總”司令白崇禧表面要和談,暗中卻企圖退守武漢,負隅頑抗,武漢人民在白色恐怖中,又面臨物價猛漲和金圓券幣值不斷暴跌,各工商企業經營蕭條,人心惶惶,各工商界人士對共產黨又心存疑慮,思想混亂。

    我去滬后,在北四川路中國工業月刊社經施之銓引見,厥老向我介紹了民建性質及宗旨,并與施之銓介紹我入會,派我回漢聯系。施之銓推薦厥老抗戰時在渝即已認識的厲無咎、華煜卿、藍昌農、賀爾梅入會,厥老同意。施之銓向4人寫了一信,交我親帶。厥老指示我回漢征得他們同意入會后,即建立民建地下組織,利用各種形式開展工作,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安定工商界思想,勸說不拆遷機器,不逃跑,維持好生產。厥老并強調在新民主主義時期,私營工商業有其作用,并將所撰《在新民主主義中國靠發展重工業,私營可以發展輕工業》的印件及入會申請書等交代給我,并囑將新參加民建同志的入會條件留漢保管,不寄上海,信報即可。最后厥老囑攜件務須謹慎。

    當時民建已被宣布為非法組織,上下船又有軍警檢查,我與施之銓細商量,決定乘友人夏君任業務主任的“江漢”輪返漢,夏系平漢鐵路局局長之子。我將存放文件的提包等先送上船,在南京上船后由夏介紹住進豪華的大艙間,抵漢后,又由夏陪送下船,因此避開了一切檢查,安然返漢。

    返漢后,我即會見華煜卿,交閱施之銓函。華煜卿當時是漢口申福新公司的負責人,工業會常務理事兼主任秘書。次日,我又邀藍昌農、賀爾梅到華煜卿處傳閱,傳達厥老指示和文件。因厲無咎當時正在生病,所以沒有參加。華煜卿、藍昌農、賀爾梅同意并辦了入會手續,當即成立了民建地下小組。眾人推華煜卿為組長,大家認真研討了厥老的指示精神,結合當時武漢地區的形勢,確定了今后的工作方向和做法以及吸收會員的原則。由此,民建地下小組直接接受中共地下市委的領導,為地下市委領導的“反拆遷,反破壞,保護城市,迎接解放”的斗爭服務。

    一、以“星六聚餐會”宣傳

    當時,工業界的上層人士為聯絡情誼,發展企業,在每個星期六組織聚餐會。我們利用漢口工業會和揚子聯誼社的地址,以通過“星六聚餐會”的形式在工業界人士中開展活動。我們有意識地交談時事,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和解放區的情況,以消除顧慮,安定思想,交談國民黨政府及華中“剿總”的動向,剖析國民黨假和談陰謀和反動措施,相邀留在武漢,不拆遷機器,維持好生產;又設想了應付強迫拆遷、勒索乃至破壞時的對策等等。

    二、抵制華中“剿總”的反動措施

    國民黨揚言堅守武漢,在市郊修筑碉堡,征收“城防捐”等等。對這些捐款,我們串連工商界軟拖硬抗?!敖丝偂痹髨D遷幾家大紗廠,我們通過工業會,作了個在時間、經濟、人員等各方面均難以實現的計劃,使“剿總”處長孟學思的陰謀成了泡影。不久,“剿總”又發行珠寶、房屋獎券,要工商界攤派,我們通過工業會抵制。他們威逼工業會干部,搶走印章以強迫攤派,我們通過各種方式,與之斗爭,使其計未能得逞,獎券終成廢紙。

    三、協助維護水電、燃料、電信供應

    為維護全市水電供應,華煜卿受地下黨之托,向既濟水電公司代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孫葆基、工務處長兼工程師錢仲超做工作。這二人均為“星六聚餐會”成員,而且華煜卿與孫葆基為無錫同鄉,關系正好。我們動員兩人留漢,不拆遷破壞,備足燃料,保證供應。孫葆基特于解放前兩日自香港趕回武漢,堅守職責。兩人為武漢“真空”階段的全市水電正常供應起了有益的作用。華煜卿又以同鄉身份做資源委員會煤礦總局漢口供應處長盛??档墓ぷ?,要求他留漢,盡量多存燃料。該供應處是解放后接收最完好的單位之一。華煜卿還以同鄉身份做了武漢電信局長尤箕照的工作,尤箕照遂對華中“剿總”的拆遷命令虛與委蛇,拖延時間,在強迫拆遷機器時,工人又以廢舊代充,保護器材,保證了解放前后電信的暢通。

    四、印發《迎接大時代的到來》

    在解放軍準備渡江、白崇禧正擬南逃之際,為安定工商界思想和迎接解放,民建小組由藍昌農起草,大家討論和由華煜卿修改,在華煜卿寓所刻印了《迎接大時代的到來》,分寄工商界人士。內容闡明解放的必然趨勢,“希望工商界人士不要聽信國民黨的謠言,不要逃跑,不要遷廠遷店,反對國民黨的苛捐雜稅,維護好工廠、商店的正常生產和經營。人民解放軍解放武漢的日子已臨近了,新的大時代即將到來,我們工商界要為武漢的解放而歡呼!”解放后,我會會員反映,這份印件對當時協助地下黨安定工商界思想,曾起了一定的作用。

    五、參與救濟、治安兩委員會的工作

    4月上旬,在中國共產黨地下黨領導下,武漢各界知名人士張難先、李書城等發起組織武漢市民臨時救濟委員會,進行反拆遷和反破壞,進行維持“真空”階段秩序和迎接解放的各項準備工作。民建小組成員都參加了該會活動,華煜卿任常委兼財務組副組長(組長陳經畬),藍昌農任總務組副組長(組長趙忍安)。該會于解放次日結束。翌日,組成了工作一周的武漢市人民臨時治安委員會,民建會員繼續參加工作。上述救濟會的各項費用和物資準備工作,均由工商界人士擔任,民建會員積極參與了負責籌措和聯系辦理工作。

    六、參加對魯道源的斗爭

    5月上旬,武漢守備區司令、五十八軍軍長魯道源,在逃跑前揚言要進行破壞,以勒索錢財。中國共產黨地下市委加強工人護廠護店,并通過救濟會張難先、李書城等出面聯系,由市工業會和商會負責籌款和分送,在解放前5天里,多次向軍警單位送“酬勞費”兩萬多塊銀元,以此換取他們撤退時不破壞城市。解放前最后一晚,魯道源又以不破壞為辭勒索一萬元現洋,經救濟會財務組副組長趙厚甫和商會王靜齋迅速籌齊,由工、商兩會負責人送魯道源司令部七千零五十元,其余分送警方等。

    (作者系民建武漢市分會第二、三屆委員會委員,民建武漢市委第四屆委員、第五、六屆副秘書長;民建湖北省委第一、二屆副主委。本文寫于1989年)

    中国少妇XXXX00,成 人 黄 色 网站 s色中文,动漫18禁止露裸体奶头美女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
    <noscript id="cyycc"><center id="cyycc"></center></noscript>
  • <menu id="cyycc"><table id="cyycc"></table></menu>